了解工作室最新的动态
心闻 |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发布时间:2021.06.25 关键词: 原文来自: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这是为了你好”

■ 控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如果一位母亲约束一个刚刚学步的孩子,不让他跑到大街上去,我们不能管她叫过度地控制孩子的人,而是说她谨慎。她被孩子需要保护和引导所驱使,对孩子进行切合实际的控制。

■ 如果这位母亲在十年后当孩子完全可以独自过马路时还这样约束他,那么合理的控制便成了过度控制。

没有被鼓励去做、去尝试、去探索、去掌握、去冒失败风险的孩子是会感到无助和无能的。

在焦虑不安、担惊受怕的父母的过度控制下,这些孩子常常自己也变得焦虑不安、担惊受怕,这使他们很难成熟起来。进入青少年和成年时代以后,许多人还是一点儿也不能脱离一直没有中断过的被父母引导和控制的需求。因此他们的父母便继续对他们的生活进行干涉和操纵,并且经常统治着他们的生活。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 对自己会成为没人需要的人的担心促使许多过度控制子女的父母想使孩子身上的无助感永远存在下去。这些父母有一种不健康的恐惧心理,叫做“空巢综合征”,这是子女最后离家而去时所有父母不可避免地要经历的失落感。所以过度控制子女的父母在很大程度上把自己同一种家长的角色绑在一起,因此孩子独立后他们便觉得自己被出卖和遗弃了



直接控制

直接控制没有什么花样可言。控制是公开的,可以让你感受到的、赤裸裸的。“照我的话去做,否则我不再理你了。”“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就再也不给你钱了。”“如果你不照我的话做,你就不算家里的人了。”“如果你违背我的意愿,我就会犯心脏病。”这里面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话。

通常,直接控制包含着恫吓,并且常常是具有侮辱性的。你的情感和需求必须屈从于父母的情感和需求。你像是被人拖进了一个最后通牒的无底深渊。你的意见毫无价值,你的需求和愿望无关紧要。双方之间存在着惊人的权利失衡。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迈克尔的父母同多数过度控制子女的父母一样,自私自利得令人难以置信。他们非但不把迈克尔的幸福看成对自己教子有方的肯定,反而感到是一种威胁。迈克尔的志趣对他们来说也无关紧要。在他们看来,他迁往加利福尼亚不是为了谋求事业上的机遇,而是为了惩罚他们。他结婚也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朝他们泄愤。他的妻子生病也不是因为感染了病毒,而是为了剥夺他们的天伦之乐。

迈克尔的罪过就在于他独立了。父母对此的反应便是拼命使用他们最擅长的策略进行攻击:收回对儿子的爱,预言他要大祸临头。



巧妙操纵者的专制

还有另一种有效的控制方式,同直接的控制相比要更加微妙和隐晦一些,却与其一样具有伤害性,那就是巧妙的操纵。操纵者用不着开口索要就会得到想得到的东西,而且无须冒公开表达愿望遭到拒绝的风险。

我们大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巧妙地操纵别人。我们当中很少有人会信心十足、直截了当地索要世上自己想要的一切,所以便学会了间接地索要。例如,我们不直接向伴侣要一杯果酒,而是问有没有一瓶打开的。天晚了,我们不会直接催客人离开,而是打哈欠。我们不会向一个有吸引力的人直接索要电话号码,而是先同他聊天。孩子也常常巧妙地操纵父母,就像父母经常这样操纵他们一样。这种做法并没有什么固有的邪恶性可言,事实上这是正常人际交往的一种模式。

但是,如果这种操纵变成了一种持久性控制他人的工具,便会极具伤害性,尤其是在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当中。因为巧妙操纵孩子的父母很善于掩盖自己的真正动机,从而让孩子终日生活在一个迷惘的世界中。他们只知道自己受人摆布,但就是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摆布自己的。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巧妙操纵者中最为常见的类型之一就是“帮忙者”。帮忙者不是对自己的子女撒手不管,而是创造使自己在成年子女的生活中“有用处”的局面。这种操纵经常裹着善意的外衣,但实为多此一举的乱帮忙。他们会表现出自己不过是“出于好心”而来帮忙,这会使子女感到自己无法拒绝,没有选择。

许多中毒的父母将一个孩子同另一个孩子作比较,显出他们欲整治的孩子的不足,让他感到是自己做得不够,因而得不到父母的关爱。这促使孩子尽力满足父母的要求,以重新获得他们的好感。采用这种分而治之的策略常常是为了对付那些独立性有些过强,威胁到家庭制度稳定的子女。

在这些父母有意无意地摆布下,一种原本十分正常的竞争变为一场危及兄弟姐妹之间关系健康发展的残酷竞争。这种竞争的影响是深远的。反面的比较,除了对孩子的自我形象造成明显的损害之外,还会在子女之间引起怨恨和妒忌,并使他们一生的关系都带上这样的阴影。



带有某种动机的反叛

当中毒的父母使用极端的、恫吓的、令人内疚的方法,或者使用摧残情感的方法控制我们时,我们通常的反应有两种:要么投降,要么反叛。这两种反应都不利于心理上的解脱。尽管反叛表面上有利于这样,但事实是,如果我们以反叛来回应父母,所受控制的牢固程度恰如我们屈服一样。

我把这称为“适得其反的反叛”,它是投降的另一面。健康的反叛是自主选择权的积极运用,它有助于促进个人的成长和个性发展。“适得其反的反叛”是针对控制自己的父母的抗争,是一种只要能达到目的便可以不择手段的行为。这很难符合我们的最大利益。



没有独立的身份

 有自信心的父母是不需要对已成年的子女进行控制的。上述父母的所作所为,则是出于对自身生活的强烈失意以及对遭到遗弃的深深恐惧。孩子的独立,对他们来讲就像自己失去了一条腿。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这种父母越来越感到必须在背后拉紧绳套,保持孩子对自己的依赖性。只要中毒的父母能让儿子或女儿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他们就能维持这种控制。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结果,控制型父母的成年子女,对于自己的身份常常有一种模糊不清的认识。他们很难把自己视为脱离父母的独立的人。他们不能区分什么是父母的需求,什么是自己的需求。他们感到自己是无助的。

 所有的父母对子女的控制在子女能够把握自己的生活时便应该结束了。在正常的家庭里,这种过渡在青少年时代便开始了,但在中毒的家庭里,这种健康的关系剥离却要被搁置多年------或者永远被搁置下去。只有当你做出能让自己把握自身生活的改变时,这种剥离才可能实现。


摘自《中毒的爱》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心闻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