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工作室最新的动态
童话里的心理学|孑然妒火
发布时间:2021.09.02 关键词: 原文来自:
  


矮人们警告道:

“要小心你那后娘,她很快就会知道你在这儿,别让任何人进来。”


小/红/帽

矮人们警告道:

“要小心你那后娘,她很快就会知道你在这儿,别让任何人进来。”

那个王后自以为吃掉了白雪公主的肺和肝以后,心里再也没有牵挂,认为自己又是天下第一美人了。一天,她走到魔镜前面说:

“小镜子,墙上的小镜子,全国要数谁最最美丽?”只听得镜子回答:“王后啊,您在这儿最最美,可是白雪公主在对面山里,跟七个小矮人住在一块儿,她比你还要美一千倍。”

王后听了大惊失色,因为她知道魔镜从来不说假话,还知道猎人欺骗了她,白雪公主现在还活着。现在她又在左思右想,应当怎样把小姑娘杀死才好。只要她一天不是全国最美丽的女人,她的妒忌一天也不会消失。最后她终于想出一条计策。

她给自己的脸涂抹了一下,打扮成一个卖杂货的老太婆,别人谁也认不出来。装扮成这副模样后,她越过了七座山,来到七个矮人的小屋前。她一面敲门,一面大声喊道:“卖好东西喽!”白雪公主从窗口探出头来问:“您好,老奶奶,您卖的是什么东西?”“好东西,漂亮货”,她答道。“各种颜色的带子。说罢,她取出一条用五彩缤纷的丝线织成的带子。“看来我可以让这个老实的女人走进屋里来”,白雪公主想。于是她打开了门,买了一条漂亮的带子。“孩子”,老太婆又说,“看你多漂亮呀!来吧,我要给你好好系上。”白雪公主天真无邪地站在她的面前,让她系上那条新的带子,可是老太婆缚得又快又紧,白雪公主连气也透不过来,倒在地上像死去一般。“现在你可不再是最美的人了”,她一面说,一面赶快走出门。


不久,天色晚了,七个矮人回到家里。他们看到可爱的白雪公主在地上躺着,不由大惊失色。她一动也不动,仿佛死了一般。他们把她抱了起来,看到她已被缚得太紧了,就把这条带子一刀剪断。不一会,她开始微微呼吸起来,后来又慢慢恢复了生命的活力。当矮人们听了她讲的故事后,他们说:“卖杂货的女人决不是别人,而是那个恶毒透顶的王后,你可要小心,当我们不跟你在一块儿时,别让任何人走进屋来。”

那个可恶的妇人回到家里后,又走到那面魔镜前问道:

“小镜子,墙上的小镜子,全国要数谁最最美丽?”只听得小镜子像过去那样回答:“王后啊,您在这儿最最美,可是白雪公主在对面山里,跟七个小矮人住在一块儿,她比你还要美一千倍。”

她听了这话,不由热血沸腾。知道白雪公主依旧活着,她心里非常害怕。“现在我要想出一个办法”,她说,“非得让你彻底完蛋不可。”于是,她用她所通晓的巫术做成一把有毒的梳子。她把自己乔装打扮成另一个老婆子,越过七座山,来到七个矮人家。她敲敲门,提高嗓门喊起来:“卖好东西喽!”白雪公主往外面看了一下说:“去你的吧,我谁也不让进来。”“看一看货色总是可以的喽”,老太婆一面说,一面拿出有毒的梳子,把它举得高高的。


白雪公主看到这样的梳子非常高兴,不由被它迷住了,就把门打开。当她们把这笔买卖讲定以后,老太婆说:“现在让我好好梳一梳你的头发。”可怜的白雪公主什么也没有提防到,让那老太婆任意摆布。可是梳子一碰到头发,毒性就发作起来。孩子立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你这标致透顶的丫头”,恶毒的女人说,“现在让你尝尝滋味”,说罢扬长而去。幸而天色不久就黑下来,七个矮人回屋来了。当矮人们看到白雪公主躺在地上像死人一般时,他们马上疑心到这是后母干的事,便东寻西找,结果发现了那把有毒的梳子。他们刚把它拔出,白雪公主就苏醒过来,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们。矮人们又一次警告她要谨慎小心,谁来了都不要开门。

王后回家后,又站在魔镜面前问道:

“小镜子,墙上的小镜子,全国要数谁最最美丽?”

只听得镜子像过去那样回答:“王后啊,您在这儿最最美,可是白雪公主在对面山里,跟七个小矮人住在一块儿,她比你还要美一千倍。”


王后听到镜子说这些话,气得浑身发抖。“白雪这小丫头非死不可”,她尖声嚷道,“即使要拿我自己的性命作代价,我也不在乎。”于是她走到一间非常秘密、谁也没有进去过的房间,做出一个毒性很强的苹果。苹果的外形很美,一面白,一面红,每个人见了都会十分喜欢,可是只要谁咬它一小口,他就准会死去。

苹果做好以后,她把脸涂抹了一下,打扮成一个农妇模样,又越过了七座山,来到七个矮人家。她敲敲门,白雪公主从窗口探出头来说:“我谁也不让进来,七个矮人不准我开门呀。”“这跟我没有什么关系”,那个农妇说,“我的苹果嘛,我很快就要卖光了。瞧,我可以送你一个。”“不”,白雪公主说,“我什么也不能拿。”“你怕里面有毒吗?”农妇说。“你瞧,我现在把那苹果切成两半,你吃红的一面,我吃白的一面。”原来那苹果做得非常巧妙,只在红的一面放毒药。白雪公主很喜欢那个美丽的苹果,她看到农妇在吃,再也忍不住了,就伸出手去,把有毒的那一半苹果拿在手里。可是她只吃了一口,就倒在地上死了。王后狠狠地瞪了她几眼,纵声大笑,接着说:“像雪那样洁白,像血那样鲜红,像乌檀木那样黑!这一回,那些矮人就没有办法再让你醒过来了。”回家后,她又问起魔镜来:

“小镜子,墙上的小镜子,全国要数谁最最美丽?”

镜子终于这样回答:“王后呀,你是全国最最美的人儿。”


分析

对于有自我价值障碍的妇女来说,妒忌是一个重要但禁忌的话题,她们其实蔑视那些承认自己和别人有妒忌的人。她们以竞争、争斗和贬低来隐藏自己的妒忌。如果遇见一个女人或男人由于能力或外表比她强而有可能使自己产生自卑感时,她们就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于是千方百计地去贬低他们或者与他们展开竞争,目的是成为一个胜者,证实自己的自我价值。这种行为表现出她们自卑感的不稳定性,而对极小的挑战也承受不了。这些妇女要么妒忌、吃醋、竞争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害怕,把自己贬得一钱不值,要么不断地为此而努力,向自己和别人证明她是最好的,但从中她们又无法获得满足。

另一种情况是坦率地承认自己不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和最重要的女人。这样她就对自己的“正常状态”产生了委屈、憎恨和痛苦的感觉,害怕自己不够谦虚,以致不受人喜欢。为了不被人“勉强”喜欢,而能被承认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受人爱戴,就必须不断地琢磨这种感受,因为它能增强“真实的”自我体验。


白雪公主三次掉进“歪曲的”自我体验的诱骗陷阱中。第一个陷阱是一根带子。这象征着追求完美和受人喜欢的外表:女人以此来阻断自己的需要,把自己装进漂亮的紧身束胸衣里。所以,当她为了受人喜欢而去进行禁食治疗时往往就会这样做。她压制自己的需要以换取漂亮的外貌。这里最确切的意义,是她要用这根带子紧紧地束紧腰身。

第二个陷阱是一把梳子。它象征着比内心体验更为重要的外表形象:为了漂亮女人甘冒“中毒”,从身体里面杀死自己的危险。这两次都是代表正义的矮人救了她。白雪公主识破了谎言,得到了救助。但第三次被诱骗时她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那个有毒的苹果象征着不良的消息和自恋利用,它被打扮得如此的美丽,以致人们无法察觉出它的危害。自恋妇女的危害在于想通过自己的成就和魅力来获取承认,为此她要以欺骗和否认自己的“真实的”自我体验为代价。自我吹嘘并造成一种与任何人都能进行交往的假象就是一种外表打扮的象征。当人把那苹果糊从嘴里取出来后白雪公主才苏醒过来。妇女只有摆脱阻碍性的摄取时才能恢复本来面目。在治疗过程中,“歪曲的”自我体验的引诱始终是一种危险陷阱。这是害怕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和对“真实的”自我体验的愿望或者害怕与自以为是决裂。


每一个妇女都知道“歪曲的”自我体验的引诱,都希望能过上正常和平静的生活。有自恋人格的人把正常和平静生活与无聊、没有成就和不受人欢迎联系在一起。她们极少对她们所取得的成就满足,从不为自己取得的成功而高兴,因为她们的眼睛已经盯上了下一个目标。尽管她们不断努力,却始终没有真正的满足。平静和放松会使这些妇女陷入困境,因为她们害怕如果不做出些成绩来就会失去价值。这种妇女否定自己生活的权利:“如果我“只是”我,而不创造出一些特殊的成绩,那我还有什么权利活在这个世界上?”这种害怕甚至可能会招致自我价值的丧失。这时当事人常常对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一切都厌烦,不觉得这有什么价值。日常的工作被看作毫无特别之处,于是也不值得自豪、满足和产生自尊。她们只有在取得特别出色的成绩、极大的成功和达到了越来越高的目标时,才能体验自恋的奖赏。


不懈的进取常常是对危险感的防卫。如果一个妇女工作并有成效,她就不会觉得没有权利活在世界上。只有在平静的时刻才会产生这种感觉。我常常在一些成功女人的某一个阶段,大约从35岁起发现这种“自恋危机”。她们什么都不缺,但却不感到满足和满意。她们突然觉得再多的工作也不能给她们带来愉快。她们不得不承认迄今的计划不再有用。这一事实震惊了当事人,它同时也是一种可以发现新的生存意识的机会,人的生存不仅仅是为了获得成就和取得成功。我并不反对成就和成功,但我更关心的是享受成功还是把它作为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所必需的条件。

这样,妇女会对自己的态度仔细加以思考。如果她们真正学会了她们就是如同现在那样的人,值得人爱,富有,对他人重要和有价值,那么她们就不再会害怕工作对她们的压力。没有成就和某种能力也能获得人们青睐的经历,就是一种能产生持续真正满足的礼物。

未完待续

摘自《女人自恋:渴望承认》

【德】贝贝尔·瓦德茨基 著;

陈国鹏 译;

过文英 校;


广告